重生之废后种田欢乐多

2019-06-13  阅读 48 次

重生之废后种田欢乐多

正文第36章就等着结果啦[更新时间]2019-06-1317:02:01[字数]2152朝露起床的时候还见着柳青在刺绣,她有些惊讶,上前问道:“娘,你不会是一晚上没睡吧?”见柳青笑着不回答,她便知道答案了,朝露皱着眉头,“你这样,今天哪里还有精神干活,我会担心的。

”“我这不是想着多努力一下,我要是做不过赵姐,她以后还要给你穿小鞋。

”柳青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笑着看她。 “娘,你就不要担心了,就她还能给我难看?我可不怕她!”朝露挑挑眉,十分淡然。

“好,我女儿最棒了,好了,收拾下我们要走了。 ”说着,柳青站起身来,两人收拾一下便去了布庄。 几个人都来齐后,吴掌柜叫来三人和朝露,缓缓开口,势派十足,“今天是最后一次比赛,你们做出来的作品会拿给大家选评,第一的就是我们店里的主裁缝,最后最后一名就危险了。 好,废话不多说,今天的题目,就是你们拿出你们最得意的手艺,想做什么都行!”吴掌柜才说完,赵姐和钱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只有柳青从容的站着,脸上带有微笑,昨天晚上的努力可算是没白费,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你们只有一天的时间,现在就赶快准备吧。 ”吴掌柜说完,三人便离开了。

他随后像朝露叮嘱,“今天可要看仔细了。 ”朝露淡淡的回应他,“不知吴掌柜宣传的怎么样了?店里面的人手也不够,可以考虑增加几个。 ”“人手?那么多人还要别人?难道不够吗?”吴掌柜瞪圆了眼睛,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消费。 “这几天需要将布料分放,还要腾出位置来放置衣物,大家每天都累的要命。 ”朝露眉头微微皱着,没有太大的情绪。

“反正还不忙让他们几个慢慢做,既然拿了钱,就要认真干活,我再招人进来他们肯定要偷懒!”吴掌柜坚决的开口,十分赞同自己的想法。 朝露有些不快了,“既然如此,店铺转型时间就拖到明年处理吧。 ”“哎!”吴掌柜听了这话,眼睛瞪的更圆了,“这是什么话!你得让他们赶快啊,不然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既然干活就要拿钱,他们也是像掌柜一样坚守原则,拿多少钱办多少事而已。

”朝露转身,不愿意再搭理他,去了绣房监工去了。

才一进门,就听见一个声音响起,“切!装模作样!”朝露看向赵姐,她正一副妇人嘴脸,让人看了极其厌恶。

朝露玩味的看了看她,要真是想和自己耍花招那也无妨,这就装模作样一番,“你们可要快一点,太阳下山之前要做不好,还不如不要在这里干活了,特别是某些人。 ”说罢,目光落在赵姐身上,钱姨却被她的话给吓着了,刺绣的针突然扎了手,一看,线还打了结。

慌张之下,她两只手用力扯,又不小心把绣布扯变了形。

拇指上的血迹还留在了绣布上面。 这可是刺绣的大忌,赵姐见了,嘴脸得意的往上拉,嘲讽的笑了笑,“我说钱姨,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可要小心啊,伤了自己是小事,就怕的弄坏了活,白费这一天功夫。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她却全程看着柳青。

“有些人想管别人不如先看看自己。

”朝露冷冷的说开口,不给她任机会来反驳。 等到晚上收工时,三人将自己的作品交给朝露,各自回家等着明天的评选,赵姐却不想回去,她趁着没人跑去找了吴掌柜。 柳青心情还不错,一路上没少和朝露唠嗑。

第二天,布庄里。 这两天忙,朝露变没有再卖饼了,一起来就往布庄里赶,今天这事情更是有意思,她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 “朝露,来这么早啊。 ”吴掌柜见了她有些惊讶。

朝露看了他一下,将前两天的作品交给他,“这是前两天的作品,今天的结果我想加上前两天的。

”掌柜不解的看着她,朝露解释,“就是说前两天的最终结果的各占三成,昨天的占四层,怎么样?”“我不答应,凭什么要这样安排?”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来。 女人从后走院过来的,模样非常气愤。

“为了公平,好让某些人打消侥幸心理。

”朝露毫不客气,明说了。

“之前有没有说结果怎么分,现在又跑出这么个名堂来,我真不知道你们是吃什么的!”赵姐又开始摆脸色,扭着腰肢走过来,一股子小家子气。

朝露拿出了做皇后的气势,眼神冰冷,声音铿锵有力,“我们正在商讨怎么完成这个事情,你是什么人,也配插进来?吴掌柜,要是这种上级会议谁都可以来说两句,那你找别人吧。

”“你过来做什么?这不是你听得的。

”掌柜见朝露坚决的模样,有些焦急。 “我就是想听一个结果。

”赵姐看着吴掌柜,又开始耍小性子了。 “听什么结果,又不是我们两个人可以商讨出来的!赶紧回去。 ”掌柜向她挥手,表面凶巴巴的,实际上确是在暗示她放心。 朝露看着挑了挑眉,还不走,是想做什么?“嘿嘿,朝露。

”赵姐走后,掌柜笑着喊了她一声,“咱们继续?”“没什么好继续的,就按照刚才我说的那个来做,前两天既然也是考试题目,结果自然也要算,不然我何必浪费两天时间?”朝露冷冰冰的甩下话,便去照顾大厅里整理布料的伙伴们。 “吴掌柜,人叫过来了,作品也交给你了,为了大家没想法,这个事情我就不插手了,也一样掌柜全凭良心做事。

”朝露点了两句就走开了。 那个赵姐,没什么本事也就算了,嘴巴那么欠得赶紧让她明白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碰。 不然以后麻烦事可就不止没事斗嘴这么简单了。

为了公平,那三人也都回避了,赵姐在绣房和钱姨抱怨,“哎,也不知道能等出什么结果,真是焦急死我了,昨天那活我一点都没做好,这次肯定要是最后一名了。

”“你就不要说来让我害臊了,我昨天出了那样的事情肯定才是最坏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余地挽回。 ”钱姨焦虑的想着昨天。

赵姐一脸惊醒过来了的样子,双手一拍,“你不说我还忘了,昨天那事确实太不像话了,那朝露不来就没事,来了你就出事,我看她就是害人精附身了。 ”。

精彩文章推荐:
三行情书获奖作品大全
三年级奥数练习题(5) 算式谜word免费下载
《玉成目力》浏览不着水滴石穿
券商完成首次科创板全网测试
【逐影寻声70画】红土地的新魅力
只暧昧不表白的男生不值得等 男生喜欢跟你玩暧昧是什么心理
首日语音留言破万 晓风者为“快乐寡言奋进的五年”初级打call
福州大学在职研究生入学方式
拒绝了3个想脱我裤子的男人 宁当剩女不将就
《艋舺》观后感300字
端五龙船水的印象周记作文
名人故事:万斯同闭门苦读
2019蛊惑人心学考研孤家寡人蛊惑人心学妖装:平日
海峡两岸暨港澳艺术开垦亮相深圳“一带一凌晨”音乐季
香格里拉葡萄酒在亚洲葡萄酒质量大赛中获3金1银 传统节日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