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宋庆龄十年婚姻:革命与爱情融为一体

2019-07-12  阅读 171 次

孙中山宋庆龄十年婚姻:革命与爱情融为一体

1925年3月12日早上9点10分,孙中山的心跳停止了,59岁的他走完了他竭力奋斗的一生。 宋庆龄像一个女孩子一样哀伤而柔弱,这是她结婚的第十年,她失去了丈夫、领袖和导师。 多年以后她告诉养女隋永清,她和孙先生在一起的十年是她一生最幸福的十年,他是最优秀的男人,是完美的丈夫,这样一个男人再也没有了,再也没有第二个孙中山。 [详细]相差27岁:宋庆龄不顾家人反对与孙中山“闪婚”  1894年,孙中山在宋家第一次见到了一岁多的宋庆龄,当时谁也没料到这个可爱的女婴竟会在21年后,不顾父母亲的强烈反对,奔赴日本嫁给大她27岁的“革命之父”。

  1913年,孙中山发动武装讨袁的“二次革命”失败以后,被迫于逃亡日本。 他在日本重新集结革命力量,组织中华革命党,准备发动讨袁的“三次革命”。

这时,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正在为孙中山处理英文信件,宋庆龄刚从美国梅肯苇斯莱茵学院毕业,也来过东京看望父母亲。 在这一期间的日常接触中,宋庆龄很仰慕孙中山的为人和革命精神。 1915年3月,孙中山将分居多年的卢氏夫人从澳门接到东京,经过协议,办理了离婚手续。

后来,孙中山写信给宋庆龄,问她是否愿意来日本和他共同生活,并参加革命工作,宋庆龄欣然同意。

1915年10月24日,宋庆龄到达东京,住在日本朋友头山满先生夫妇家。 第二天(1915年10月25日),孙中山和宋庆龄在东京律师和田瑞家举行了婚礼。 他们委托律师和田瑞到东京市政厅办理了结婚登记,并由这位律师主持签订了婚姻誓约书。

  关于这件事。 宋庆龄自己有一个说明。

那是她应外国友人白赛脱的提议,1921年4月28日为《字林西报》记者费金写的自述。 其中说:  由于家父是孙博士在其革命工作中最早的同志之一,因此从孩提时起我就熟悉他的名字和志向。

  我在家读书,一直到十二岁才被送入教会学校,我的父母都是基督教徒。 我在中西女塾就读,直到我有了出洋留学的机会。

在(美国)新泽西州和南部当了两年家庭教师之后,我进了佐治亚州梅肯的威斯里安女子学院。

南方人非常热情好客,我常常在许多有教养的人家中作客。 这些家庭文雅与快乐的气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我从学院毕业回国时,正处于国内二次革命的初期。 我发现我父亲在日本政治避难,孙博士也在那里。

从我父亲与孙博士的交谈中,我得悉我们的民国处在很大的危险之中,因为袁世凯想阴谋推翻它。 一些国家在道义上和财政上支持着袁世凯,因为他们被其狡诈的外交手腕及其手下阴险毒辣的宣传所欺骗。 我国民众之声被压制。

革命事业似乎无望。 孙博士的某些追随者,在绝望中把革命事业看作失败的事业而放弃了。   仅仅为了满足一个自欺欺人的虚荣心,而把我们的民国倒退到君主国的想法,对我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我想起国势岌岌可危,非常痛切,决心为我们的事业而工作。

我决定在美国攻读新闻学,以便使自己了解中国的真正事实和形势。 我得到家父的同意,怀着这个目的,与家人一起回上海作一次游历。

家父的健康状况变得很差,因此在其朋友的劝告下,回来请上海的专家看病。 然而由于他身体虚弱,我不能再按计划回美国。

  随后我又开始在家学习中文。 在此期间,我们见到家父的许多朋友,他们来往于上海与我们的东京总部之间。

孙博士得悉我正在学习中文,他赠我一些中国文学方面的书籍和有关当代政治方面的英文书。 他非常关心我的学习和活动,对我的工作鼓励甚多,使我不知不觉渐渐地被他吸引,所以当他要求和我结婚时,我就同意了。   我完全明白,如果我家里知道我同意嫁给他,他们会强烈反对。 出于宗教信仰,他们决不会赞同我嫁给一个离了婚的人。

因为孙博士与前夫人已离婚,她是受过旧道德熏陶的女人,不喜欢动荡不定的流亡生活,她希望在中国太太平平地过日子。

她不愿意跟随孙博士背井离乡过流亡生活,却按照中国的习俗劝他娶第二个妻子。 孙博士不同意,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要改造国家,改造国人的家庭生活,于是他们离了婚。

他们一致认为各自独立生活,离婚是唯一的办法。   我明白我父母决不会答应我的婚事,所以我接受了不经他们同意而结婚的意见。

这样,我在孙博士的一位最亲密的朋友及其女儿的陪伴下一起乘船去日本,1915年10月25日我与孙博士在日本的一个朋友家中结婚。

(《宋庆龄书信集》上册,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5-26页)  他们结婚之后二十多天,1915年11月18日,宋庆龄写信给她的朋友阿莉,说:  近日我非常心不在焉,我都怀疑我给你的信发出了没有。 为了保险起见,我再匆匆数笔,告诉你我很担心、很幸福也很高兴我勇敢地克服了我的惧怕和疑虑而决定结婚了。

当然我感到安定下来感受到家的气氛。

我帮助我的丈夫工作,我非常忙。

我要为他答复书信,负责所有的电报并将它们译成中文。

我希望有一天我所有的劳动和牺牲将得到报答,那就是看到中国从暴君和君主制度下解放出来,作为一个真正名副其实的共和国而站立起来。   你在蒙特里特(北卡罗来纳)见到我时,你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会变成一个热情的小革命者。 你想到了吗?我的丈夫在各方面都很渊博,每当他的脑子暂时从工作中摆脱出来的时候,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学问。

我们更像老师和学生。

我对他的感情就像一个忠实的学生。

(《宋庆龄书信集》上册,第11页)[详细]祸兮福所倚:孔祥熙曾与宋庆龄断绝关系  关于这婚事,孙中山本人也有个说法。

他在《致康德黎夫人函》(1918年10月17日)中说:  从你们最近的来信,我发觉你们还没有获悉三年前我在东京第二次结婚的消息。

我的妻子在一所美国大学受过教育,是我最早的一位同事和朋友的女儿。

我现在过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的生活:一种真正的家庭生活,一位伴侣兼助手。

  我的前妻不喜欢外出,因而在我流亡的日子里她从未有在国外陪伴过我。 她需要和她的老母亲定居在一起,并老是劝说我按照旧风俗另娶一个妻子。

但我所爱的女子是一个现代的女性,她不可能容忍这样的地位,而我自己又离不开她。 这样一来,除了同我的前妻协商离婚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224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精彩文章推荐:
2019山东烟台市芝罘区招聘社扰攘有传递者120人顺俗开顽慎重都
女人阴道的爱液是从哪里来的?
梦畅意父亲衣衫是甚么意接头 小说明书
成吉思汗陵成内蒙古首家海峡两岸交流基地
1月15日做了流产术,今天开始肚子疼,
植物大战僵尸2人体漫画游泳之王大挑战在线阅读 不顾及别人感受的说说
爱在雪窖冰天里延续周记作文
【乱世18周】乱世18周胎儿皇帝
白下区成人高考答题的技巧,江苏南京白下区成人高考答题
习近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辽宁振兴必由之路
2019年执业药师免考条件及免考科目
我要问小编家庭暴力要怎么界定
烟波钓叟歌串解(六)
形影不离(三)(小小说)
《在人世》读后感4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