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痴迷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7  阅读 169 次

第一百章 痴迷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陈廷均开启包装象棋的锦盒,从缝隙中溢出的才气,让得堂内所有人都倒抽冷气。 此非凡物!林宇此刻是后悔不迭。

文人士子以才气书写诗词文章,上好的诗词文章,必定会将才气留在字里行间,并与天地才气共鸣,达到一定品阶的就会出现才气异象。

现在这象棋,虽比不得那些能够造成才气异象的诗词文章,但好歹也是出自匠人曹柏之手。 在林宇看来,这曹柏可是一位低调到不能再低调的文道修士,而这样的好宝贝,他居然真的送出去了……瞧得这象棋来头非同小可后的陈廷均,也是狐疑地看了眼林宇,道:“这所谓的象棋,莫不是以‘象棋’之名所作的诗词文章?并非手谈?”手谈即是围棋。

林宇拱了拱手,道:“是手谈,亦可作象棋、象弈!”“是弈啊~”陈廷均暗暗点头。 弈也是围棋,林宇说是象弈,那必然就真的是棋了,而不是他认为的诗词文章。

陈廷均小心翼翼地掀开,动作吸引了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随着锦盒的打开,才气也溢出越来越少,象棋的庐山真面目也呈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嗯?这是象棋?怎生的这么大一个?”“这怕是上等羊脂白玉制成的,其内蕴含才气,莫非是出自公输子之流的匠人之手?”“嘶,这方家老六的女婿,还真是不一般,竟是能够拿的出这般好东西。

”一些人窃窃私语了起来,神色间也是惊疑万分,这等好东西不是由方如龙递上来,那必然是林宇的私人物品。

而一个拥有这等宝贝的林宇,何苦去当一个有失文人尊严的赘婿呢?实在令人费解。

只是他们如何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林宇却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老夫平生仅见,只是这手谈……象棋该如何对弈呢?”陈廷均手指摩擦那羊脂白玉象棋,有些爱不释手,只是这白玉上雕刻的楷体字,都与军中行伍有关。

“郡守大人,这里面还有学生谱写的棋谱。

”林宇知道这象棋,已经打动了陈廷均的心。

接下来就只需要通过象棋,稳稳地抓住对方的心,还愁不能建立深厚的关系?“哦?”陈廷均大喜过望,视棋如命的他初见这等新鲜玩意,像个六十岁的老顽童。 从锦盒里找出了那本名为‘象棋真解’的棋谱,陈廷均一眼便被吸引住了,浑然忘了外面已有不少世家中人进来祝寿。

那些在堂中站也不是,退也不是的世家中人,嘴角抽动地看着被棋谱吸引的陈郡守,眼中有着深深地无力感。

“咳~恩师。 ”瞧见大堂中有些不对劲的徐姓中年人,进来后连忙走到陈廷均身边轻声提醒,但眼角的余光瞧见棋谱上的字,身形微微一震。 “马五进七,马四退五?”徐姓中年人看了看锦盒中的棋子跟棋谱,整个人浑身一震,眼中精光爆闪。

他知道这锦盒是谁送的,遂是瞄向了林宇,不禁对林宇愈发好奇了起来。 先是醉仙楼的战歌,后是郡守府后院的高山流水古筝曲,接着是坑了方家之龙的万两银子,再这就是这闻所未闻的‘象棋’。 还真是令人看不透的家伙啊。 陈廷均在弟子的提醒下,惊醒了过来,随后歉意地看向那等候多时的世家中人道:“老夫一时见猎心喜,让诸位久等了,还请快快入座。

”那几个世家中人看到陈廷均如此客气,激动地浑身抖如筛糠,感激涕零地坐下。

他们属于武陵郡最末流的世家,听到陈廷均那般亲切的问候,骨头都酥了。 随后陈廷均收好这天下第一棋,命徐姓中年人先行带下去,好生看管,同时对林宇再次投去赞许的神色。 林宇再次拱手一礼,内心浅笑。

倒是那方世杰却是眼中凶光直冒,他花费万两银子买的玉珍珑棋,却得不到陈廷均的半点夸赞。

反倒是投机取巧的林宇,先后几次被陈廷均赞许。 “若是这小子搭上了陈廷均这条路子,就有些不好办了……”方世杰心中顿感不妙,但眼下却也没有机会表现自己,其他家族的龙子,也都神色有些焦灼。

来年开春的考核,是至关重要的一次考核,若是考取不了功名,就无法进入文书阁中。 进不了文书阁想要修为更进一步,跨入那天道门槛就有些难了。 当宾客差不多都到齐了,贺礼也堆满了郡守府的库房,这迎宾环节也就此结束了。 随后寿星公陈廷均便是起身,将汇聚一堂的数百人请向了摆设酒宴的园子。

六十桌的规模,比不上林宇前世见过的土豪,但对于一个朝廷命官敢大张旗鼓的设宴,这倒是让林宇非常意外。 不过,他对于大夏的官家以及诸多规矩并不清楚,但既然陈廷均敢设宴,光明正大地收礼,那肯定是不会引起大夏百官的弹劾。

毕竟,这个世界并不是林宇熟悉的那个唐宋时期,才气这个变数,足以影响天下很多格局了。 所有人都按照各自家族的名次落座,武陵郡的三大望族代表,自然距离陈廷均的上席最近。

与陈廷均同席位的自然是他的一些家眷,那跟林宇有过一段邂逅的陈嫣,换回了女儿身的打扮,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处处透露出动人的气质。

陈嫣坐在陈郡守的身旁,他的弟子徐姓中年人则在另外一边,然后依次就是家眷,然后三大望族的代表也在其中。

方如龙赫然在列。 而林宇则被郡守府的人安排在了稍微靠后的位置,因为他姓林,并非是十大家族中的姓氏。 林宇倒觉得无所谓,他相信宴席散了后,那位对象棋已经入了迷的陈郡守,会绝对单独留下他,跟曹柏一样,心甘情愿地给他送银子。

但就在众人落座后,郡守府外却是传来了一道浑厚的的声音:“好你个陈廷均,六十大寿了,却是连信都不送来,真当某不存在?”曹柏?听到这道声音跟熟悉的口头禅,林宇浑身一个激灵,这不是城南的曹柏还能是谁?文道修士果真霸气,连郡守府都敢直接闯进来,特权满满的阶层啊。

林宇很是心动……。

精彩文章推荐:
人间烟火暖人心——谢友苏艺途回顾展一瞥
卵巢囊肿,“好孕”路上的绊脚石
励志说说图片素材:你现在所受的苦,日后都将成为你骄傲的资本
早安心语:不要在人前哭,不要在深夜做决定
镇魔曲手游官方下载镇魔曲手游下载 v1.0.26官方安卓版
《人生寓言》同步练习1(鲁教版六年级下)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杭州举行 浙江打造网络文学重镇
倪萍重返央视 调侃找不到人了想起我
Pipa, traditional Chinese musical instrument
GRE指点当天寄望事项汇总
国务院安委办关于切实做好元旦、春节期间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word免费下载 国学经典传统文化
黄山区成人高考网,黄山区成人高考本科,黄山区成人高考报名资料
河钢塞钢温煦团队友谊态度判袂陵暴会在石当面错过 友谊态度判袂陵暴会不周围后感
和同事的多夜情的刺激让我失去了家庭
金隅集团(601992)融资融券信息(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