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游小五台》侯金镜

2019-05-27  阅读 185 次

漫游小五台  侯金镜  远眺  向往小五台的心,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被牵挂住的。   去年五月下旬,到涿鹿县桑干河北岸去看几个同伴。 被朦朦细雨留住。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中午,当天气由燥热变得微寒的时候,我披上一件夹衣到大门洞外面去看天色:北面鸡鸣山被雨脚遮断看不见了,西面黄羊山蒙上一层薄雾,山上的树木透过雾气绿得正浓。

只是南边有放晴的样子,一层又一层的山峦背后,淡蓝色的天空慢慢地露出来了。 一霎眼的工夫,就在那块蓝天上面,一个最高峰笼着一抹白纱突然出现了。

太阳照着上边有点耀眼,真是难得看到的好景色。

我想,桑干河上打了闷雷,下了初夏的小雨,可是那目所能及的山上却降下了大雪,那山该有多么高啊!身边一个老汉告诉我,那山虽远,可是在涿鹿县边界,从远处别看那山光秃秃的,其实它上面盖满了松杉。 山高林子密,人烟稀少,野兽的脚印比人的脚印多,可那是座宝山啊!  老汉漫不经心的叙说,使我的心一震:那高耸壮丽的山峰不就是地委、县委的领导同志曾介绍过许多次的小五台么。

就在这一刹那,小五台峰顶那一抹银色的轻纱,就成了我和它建立感情的触媒。

从此以后,心里就牵挂上小五台:能找到怎样的理由、得到什么机会,去揭开它头顶的轻纱,看看它的真面目呢?  神游  去年并没有如愿,脑子却从此向小五台打开了,不管什么人谈到或是哪里记述到关于它的事情,都能清晰地留在记忆时。   最有兴趣的是,我知道了小五台是距离北京最近的一座大山。

内长城从它的腰身南面绕过去,把它留在塞外。 一股水从它的腋下流出,成为拒马河的一个源头。

据说小五台是河北省有数的高峰之一,这是靠得住的,因为去年我在干河岸,距它二百四十华里,还能看到它被众山拱卫着的主峰呢。

北岳恒山是它的母亲,恒山山脉从雁门关迤逦而东,到了怀来、蔚县、涞水交界的地方又突起一组五个山峰,在海拔三千米以上,这就是小五台了。

不过留在怀来县的只有北台和中台。 所以说小五台距北京很近,因为它脚下的赵家篷人民公社就和京西矿区接壤。 用尺子在地图上量量,小五台和北京的航空距离不过一百公里,腿上有劲的走起来,也就是两天的路程,比到十三陵只多五六十公里。 当然这是对着平面的分省地图说空话,真的抄近道到小五台,我想,至少要翻过几十道大山梁吧。 不管怎么说,小五台是北京的邻人,是首都西面最高峻险阻的一个屏障。   正因为它高峻险阻,所以宝藏也最多。   在山里住过的人都懂得,山区有深山、浅山、丘陵地带之分。

丘陵地带是比较贫瘠的部分,大自然在那里的储藏最少,却把各种好东西从浅山到深山一路藏过去,越是去深不知处的地方宝贝也最多。

大自然又和许多殷实富户一样,生性吝啬,当它把宝贝埋藏妥当以后,就用断崖绝壁把路堵死,用大风雪把自己遮盖起来。

如果人们一定要进去,它就突然发下山洪将人卷走。 还有野兽给深山把守大门,只听它们的吼叫,也就够使人胆战心惊了。 在旧年月里,能耐住饥寒的人们,谁到这种险恶的地方来?  所以小五台脚下的赵家篷人民公社,社员们祖祖辈辈都在浅山和丘陵地带聚居。

公社管辖的面积很大,东西长一百华里,南北宽六十华里,比冀中平原上一个县还大好多。 人口少,才一万一千人,可是能耕种的土地平均到每个人身上才一亩挂零。

这里的人有个笑话:一个农民有一天耕了七十二块地,还有一块怎么也找不着了,后来才发现它在碾盘底下压着呢。

也可见深山区土地少到什么程度,地块又小到什么程度了。   人少地少路难走,就这样,深山里的农民对山也没发过怨言。

他们有许多关于山神的传说一个须发全白、手里拄着拐杖的老人,在大风雪中怎样给他们引路,帮他们赶走妖怪(那困难的象征)的故事。

这就证明,他们向深山进军,夺取宝贝,也热爱这座山,用传奇的调子赞颂它。

解放以后他们又强调吃山养山,维护小五台的青春,山和人们已经相依为命了。   现在,他们又编出歌谣唱道:近山低山花果山,远山深山森林山,全年季节二十四,四十八秋都增产。

挺好听的一个歌。

什么叫四十八秋?平均每个季节收两个秋,全年就有秋四十八个了。

几个粮食秋不算以外,还有山区特点的生产象养蜂取蜜,养蚕采茧,放牧牲畜,育兔剪毛,去密林里打猎,下清水潭捕鱼,妇女儿童摘花椒,拾像实,捡榛子……秋多得很,何止四十八个。   他们自豪的是盛产大扁杏,仁肉厚,出油多、颗粒大到七八个叠立在一起不也会倒下。

有一年收了九万斤,再加上二十万斤]核桃仁,只这两桩就给公社增加了二十万元的收入。 药材也是大宗出产,柴胡、大黄、五加皮等等我们是熟悉的,还有什么长在塔形蘑菇下面的猪粪根,根须一律向左拧去的秦九,就是名字也很新鲜。 党参已经人工培养了,野生的,一个劳力在一个秋天能刨百多斤。

  没有被人全部征服的是绿色的金子。 深山里郁郁苍苍的处女林,长在中台北台的阴坡上。 灌木林子还好办,砍河杨、桦树能做椽子和矿井的支柱,不成材的可做农具柄,做大车的也可以从它们里面挑选材料,桑干河洋河两岸的果园也离不了它们,搭葡萄架的杆子,编水果筐的荆条子,都得从小五台山上往下运。 这些材料人背、毛驴驮、手车推都可以,那些顶天立地的松极就没法了,因为没路,还不能大量采伐。 松杉最茂密的是唐音寺和老林沟两道沟,纵深不下四十华里。 这个林带少太阳、少炎热、少旱象,看来既是劳动又是避暑的好地方,可是无村、无人、无路,再加上雨多、水多、雪多、冰多、阴天多,沟里就不容易进去安下村庄。 人烟少了,虎豹在这里出现,狍子成群地住在密林里,毒蛇也选择到繁殖后代最好的巢穴了。   峰回路转  向往小五台整一年了,今年,恰恰也是五月下旬才得到机会,爬到它的北台附近,了却这桩心愿。   艰苦的是最后一天路程,从赵家篷到唐音寺林场的那六十里山谷。 一出发,穿过大片大片的核桃林、杏林,就要循着步步登高的拒马河上游爬上去,什么时候十几丈宽的河床变成三二尺宽的溪流,才算到了目的地。

河谷越走越窄,有时只给蓝天留下一道缝,几乎要夹扁了行人的脑袋。 在半坡的羊肠小道上攀援得说是最省力,总算是看得见路,路上也还有点松软的土。 在河谷里走,就得留神找寻前人的脚印,不然,就走到断崖底下,湍急的水把人拦住。

最愁人的是大石头,山头风化了。

岩石崩裂开,被山洪冲下来,一群一伙散乱的蹲在山沟里。 高兴了,它们留个窄石头上寻好落脚到十里地。 如果只是低着头找路,东歪西余地往前走,用不了多大工夫,就腿脚发酸,越累就越发烦躁。

文章标题:《遨游小五台》侯金镜文章地址:http:///。

《遨游小五台》侯金镜

精彩文章推荐:
每天友谊一点(按图索骥中)
汇集数万原创美文、短篇小说、经典散文及心情日记在线阅读并交流!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新华微视评】一枚邮票上的抗战将领
未来精彩可期!这里述说着美丽蝶变的故事
提灯去见少年郎缪岑元大结局提灯去见少年郎矢厘新书在线阅读
不同环境对HP感染率的影响课题的开题报告2100字 关于传统节日的绘本
引发“蜂窝肺”的病因都有什么?
济源市兆昆爱心公益服务中心走进大峪山区捐助贫困户
为什么我让孩子学习少儿街舞
习近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辽宁振兴必由之路
5月13家公司获IPO批文 与前两个月持平
济川养生驻颜不老方调治复发性口腔溃疡的病例分析,口腔论文
铺开落户不等于放松楼市调控
慈善小米9的“黄粱长辈”,iQOO摧毁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