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驻监检察监督之女犯申诉权保障

2019-05-15  阅读 94 次

  论文摘要根据法律规定,罪犯有权进行申诉,驻监检察室有职责保障罪犯合法的申诉权。

由于我国申诉制度本身存在的一些不足,导致了罪犯申诉难的发生,这对于罪犯权利的保障以及对其改造效果都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女性罪犯作为特殊群体,她们的合法权益更值得关注与保护,因此本文从女性罪犯申诉着手,对驻监检察室如何保障女性罪犯申诉权进行探讨,希望能对驻监检察官履行监督职能有所帮助。

  论文关键词罪犯申诉驻监检察女犯  罪犯申诉权是法律赋予罪犯的一项重要权利,对于减少、纠正错误,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其他权利不受侵犯作用巨大,体现了国家对人权的保障和尊重,也是对公民申诉权保障的宪法原则的具体化。 《监狱法》第7条概括规定罪犯的人身安全、合法财产和申诉、控告、检举权利不受侵犯。 《人民检察院监狱检察办法》第43条规定“派驻检察机构应当受理罪犯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向检察机关提出的控告、举报和申诉,根据罪犯反映的情况,及时审查处理”。

  由上可以看出人民检察院驻监检察室对罪犯在服刑期间依法应当享有的申诉、控告权利是否得到保护,对监狱在处理时是否有侵权行为,实行监督,发现有违法情况,有权提出纠正意见。 女犯作为一个特殊罪犯群体,正确对待女性罪犯的申诉,保障其申诉渠道的畅通,对于提升女犯改造效果,维护监管场所安全稳定,其重大意义不言自明。

  一、女性罪犯申诉  (一)女性罪犯的特点  随着国家改革的深入和经济飞速发展,人口流动频繁,越来越多的女性走进城市为梦想而打拼,世界很精彩但也很无奈,部分女性没有把握住自己,以至锒铛入狱,悔之晚矣。 笔者从某女子监狱狱政部门了解到近几年各监区监房“床无虚席”,基本上是释放一个收监一个,犯罪数量是逐年快速上升。

通过对女犯数据报表的分析研究,可以得知目前女性犯罪的结构越来越复杂,呈现出新的特点。

从犯罪类型来看,女性犯罪主要是财产型犯罪、毒品型犯罪和暴力型犯罪,其中侵犯财产型犯罪约占女性犯罪的33%,毒品型犯罪约占24%,侵犯人身权利的暴力型犯罪约占21%,同时又增加了高科技犯罪,并已向所有犯罪类型领域扩散。 从职业上看,农民、工人和社会閑散人员居多,某女子监狱的数据显示这些人员已占全监罪犯2/3以上,同时一些掌握财权、物权的职业女性因价值观、人生观的扭曲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职务犯罪,职务犯罪现象日益突出。

从文化程度看,由于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广大农村女性受教育程度不高,初中、小学文化程度和文盲的占绝大多数,认知范围狭窄,从属性较强。   女性罪犯有不同于男性罪犯的心理特征,总体的人格特征表现为高精神质、高神经质、高外倾向性、低掩饰性。 研究表明,在押的女性罪犯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 她们内心矛盾多,一般不暴露思想,攻击性行为少,有些女犯易于触景生情,多愁善感,形象思维优于抽象思维,多数女犯思想狭隘,好疑多虑,受到刺激,好动感情,大笑大闹,斤斤计较,嫉妒报复心强,有时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   (二)女性罪犯申诉现状  投监服刑女犯,其人身自由被剥夺,与社会的联系也受到严格的限制,在这一特定环境内,女犯对其自身合法权益的主张与维护存在着自身的特点。   1.女犯申诉的方式有限性。 一是女犯直接通过自己监区管教民警转交申诉材料的方式,二是通过与家属会见时口头或书面委托其家属来进行申诉,三是通过向监区检察官信箱写信要求约见驻监检察官向其申诉,等等。

  2.女犯申诉的心理复杂性。

有的女犯在申诉时有思想顾虑,心里很矛盾,怕被看成另类,怕自己在管教民警心目中的印象大打折扣,影响其评级、受奖拿积分,进而不能获得较大的减刑幅度早日出狱,违心地放弃了申诉;有的女犯心存侥幸,明知自己的行为构成犯罪,仍期待奇迹出现;有的女犯是心术不正,抱着“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无理纠缠。   3.女犯申诉动机多样性。 有的是受其他罪犯申诉的影响,盲目跟从,对申诉结果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有的虽然认罪,但觉得自己罪行与别人差不多,而处罚偏重,不服判决,希望得到所谓的公平处理;有的女犯思想活跃想通过申诉得到民警或检察官的关注,混个脸熟,以期在以后改造的日子里获得关照,等等。   4.申诉结果与监管安全紧密相关性。 我国的女犯人是集体关押的,女犯生性敏感偏执,一旦个别女犯申诉成功“鲶鱼效应”立马显现,申诉无果,在“老申诉户”暗示或别有用心的同号犯的鼓舞下屡次申诉,无所顾忌,分散民警精力,胡搅蛮缠,不安于改造,扰乱监管场所的安全稳定。   从女犯申诉的合理性来看,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1.案件确实存在错误。

目前看来我国刑事错案是不能避免的,错案的存在罪犯必然会申诉,这是最常见最需要保护的合理申诉,也是驻监检察人员的工作重点,而且需要通过再审程序进行改判来予以纠错,还其清白。   2.罪犯本身对法律的误解。

法律判断需要较强的法律素养,而对于很多罪犯来说,普遍缺乏法律知识,对罪与非罪或对罪行性质拿捏不準,在入监后经过教育学习,掌握了一些法律知识,从而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判决较重,从而提起申诉。

  3.恶意申诉。 有的女犯主观恶性较大,有罪不认,即使入狱仍然不能悔改,毫无根据地否定原案认定的事实,面对辛苦的劳动改造和漫长的刑期,试图通过申诉来狡猾抵赖、混水摸鱼,抗拒改造。

精彩文章推荐:
品质好赚钱多的服装品牌加盟,斗牛部落服饰
4月份,原煤产量2.9亿吨,同比增长0.1%
永乐新活动:电竞赛事福利 PP电子游戏23万红包
三年级奥数练习题(5) 算式谜word免费下载
济南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鲁豫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鬼名单》全章节目录
《鬼名单》全章节阅读
我要问小编对于实现低碳承诺中国做了哪些贡献
三年级数学天天练试题及答案2019.3.18(和差问题)
2008年属鼠的人2019年运程
济源市兆昆爱心公益志愿服务队学习雷锋精神走进山区捐助贫困户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语录 句句经典令人心碎
《遨游小五台》侯金镜
女作家十一娃长篇力作《星图王》隆重出版发行
《读者海外版》 读者海外版杂志订阅